先射箭再画靶?台“陆南宝拉弟弟自杀 委会”罚张经义50万案成烫

独家首发于凤凰新闻客户端

陆委会4月16日宣布,任职于上海东方卫视担任驻白宫记者的台湾人张经义,由于违反《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任职于中共党政军机构,因此将开罚最高新台币50万元(约11.8人民币)。这起案件由陆委会和《自由时报》联合炒作,刚好又在520蔡英文连任就职之前,时间点的巧合,不禁让人有诸多联想。

张经义。资料图

本案之所以被台湾社会关注,最初来自4月16日15时48分《自由时报》发出的新闻《中媒记者张经义回川普“来自台湾” 陆委会︰张违两岸条例将查处》,同日16时的陆委会例行记者会,该撰稿记者就此提问,台湾人任职大陆媒体是否违法?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回复:“由于上海东方卫视是大陆的党务及政务系统直属的事业单位,张经义涉违反两岸条例,陆委会将会同相关主管机关尽速依法查处。”

邱垂正还说,根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33条规定,台湾人民、法人、团体或其他机构,不得担任禁止的大陆的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之职务或为其成员,可依法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但离谱的是,邱垂正在记者会上宣布要对张经义开罚的时候,连负责告发的机关竟还不知道是谁。

这个消息经媒体披露后,在台湾引发轩然大波。其一,陆委会开罚是否合乎法律规定?有没有侵害宪法保障的人民工作权?其二,是时间点上的巧合,台美唱双簧的斧凿太过于明显;其三,是媒体自甘堕落充当执政当局打手。

上海东方卫视台籍记者张经义在白宫记者会上。资料图

首先来看法律层面。台湾大学教授石之瑜批评,“陆委会岂有自己先决定开罚,再找负责机关?极权政府就算是可以随便订定法律,也懂得要依法行政,现在不仅仅行政在立法程序完成前就发动、更违背立法的原则,陆委会的极权文化心理之严重,作风之不可一世,可见一斑。”

事实上,陆委会曾在2004规定《陆法字第0930003531之1号》,其中例举中共党政军不能任职的单位,距今已16年。光是以媒体为例,要单纯以党政军股权来分类,现在有很多媒体,是当初没有规范到的,而上海东方卫视就不在这份公告里。

“限制人民权利可以用例举,然后主管机关自己来举一反三的吗?”石之瑜痛斥,陆委会不要忘记,两岸条例33条开宗明义就清楚表明了,人民“可以”在大陆任职。简言之,“得”任职是常态,所以公告禁止是例外,“一个官员要有多嚣张,才会把须先公告才能禁止的权力,变成无限任意延伸的空白授权?”

本案从一开始找不到相关机关愿意接手,不管是“内政部”、“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或“文化部”,都视此案为烫手山芋,直到4月22日,陆委会才确认把案子移交NCC审查。但令人质疑的是,新闻从业人员并不在NCC监管范围内,NCC则回应,“虽然不在广电三法范围,但此案属特别法律规定,指定相关机构执行。”

这种没有事先公告,事后才寻觅、发动有关机关,不讲程序的作法,等于先射箭再画靶,对法治是很严重的伤害,而陆委会践踏的工作权是宪法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先指控人有罪,然后再找机关查办”,这是一个民主“国家”的常态吗?陆委会难道不担心,此举会陷蔡总统于不义?

其次,是时间点上的巧合。笔者曾于4月16日的陆委会例行记者会上提问:“请问发言人,陆委会上周怎麽会灵机一动,想到要cue张经义?张经义去年4月出版《白宫义见》这本书,回台湾宣传上节目打书,对于在上海东方卫视工作也没有隐晦,请问陆委会当时为何不做处理?而是把这个案子养了一年,直到今年,而且刚好在520之前拿来做文章,时间点会不会过于巧合?”

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闻言脸色一变,笑容瞬间消失,铁青著脸、带著些微的怒气回应:“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政府一切依法行政,谢谢。”从发言人“喜怒形于色”的表现,莫非记者提问踩到了他的痛处?

此外,先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赞美台湾,主动向世卫组织通报新冠肺炎会人传人,然后“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才被动拿出相关的电子邮件“证实”,曾经去函世卫组织“暗示”新冠肺炎会人传人。接着美国紧抓这点不放,据此指控大陆隐匿疫情,联合其他国家要向大陆索赔求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