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美国自顾不暇,还惦记 “制裁”香港?

  (原标题:美国自顾不暇,还惦记 “制裁”香港?)

  这个周末,美国成了最闹腾的地方。全国33个城市发生不同程度的抗议活动,16个州的26个地方宣布宵禁,连首都华盛顿都已经启用国民警卫队。

  美国一名非洲裔男子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引发美国多地大规模抗议活动。就在此时,白宫“高调”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对国内严重的抗议活动只字不提,主题却是中国。

  其中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针对中国即将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宣布对中国香港的制裁。谭主回看了这场“跑题”的发布会,发现所谓“制裁”手段主要分3个方面:

  取消香港贸易优惠待遇

  对赴港美国公民发旅行警告

  制裁相关的中国内地和香港官员

  煞有介事的几项“制裁”手段有什么实际影响?美国此前对香港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是否真正起了作用?谭主跟几位熟悉美国和香港的学者聊了聊。

  取消贸易优惠待遇影响几何?

  先来看看所谓的取消香港贸易优惠待遇,这一待遇源于美国1992年通过的《香港-美国政策法》,这部法案中的第103条规定了“美港之间的商务”关系。

  具体而言就是继续在进口配额和原产地证书等贸易相关事项上把香港作为一块区别于中英的单独关税区来对待;给予香港贸易最惠地位;允许美元与港元自由兑换等等。这意味着相比内地,香港对美贸易可以获得关税等优惠,港币在与美元兑换上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因此,如果就美港之间单方面的贸易优惠协定而言,美国确实有权力做出这一决策。如果真的取消,对香港有多大影响呢?

  熟悉香港经济的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给出的答案是,很小。因为美国威胁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仅限于取消美国和香港之间的贸易,不影响香港与其它国家、地区的贸易。

  香港对美贸易额占比其实很少,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工贸署数据,2019年,香港与美国的贸易额为5170亿港元,仅占香港外贸总额约6.2%;另一方面,每年在香港本土生产并出口到美国市场销售的货物合计价值仅有36.76亿港币,占香港总出口量不到0.1%。

  另外一个事实是:一直以来,美国从香港长年赚取贸易顺差,对香港的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2019年,美国从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超过二千亿港元。对急于解决美国贸易赤字的美国来说,香港的价值不言而喻。

  不仅如此,美国自己在香港还有重要经济利益。美国在港有1300家企业,300个地区总部和400个地区办公室,几乎所有美国金融企业都有在香港营运。

  美国的“制裁”,首当其冲的恰恰就是这些美国自己的企业。

  这样看来,也难怪美国总统不愿意在发布会上接受记者提问,说完就走,因为如果真的实施贸易“制裁”,疼的可能是自己。

  当然,还有不少人担心,美国存在串联他国对香港方面施压的行为。先看看欧盟的表态,就在刚刚举行的欧盟27国外长会议上,欧盟外交高级代表说,欧盟无意就香港问题制裁中国。

  谭主也跟不少专家聊了聊,他们都觉得“串联”可能性不大,关键原因还在于香港本身的优势地位。

  作为背靠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港交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12月31日为止,香港2449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约为38万亿港元,其中来自内地民营企业的市值占比为73.3%。

  换言之,投资香港,几乎等同于分享中国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红利。

  而撤离香港,美国企业第一个不答应。梁海明跟谭主分析了一个数据,在中国美国商会3月份所做的调查中,香港美国商会的企业接近100%选择留下。

  贸易“制裁”影响不大,旅行警告和取消优惠甚至称不上“制裁”。

  旅游业占香港GDP的比重只有5%,而来港旅游客源市场依次序为内地、 台湾地区、韩国、美国、日本。美国只排第四位,而港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城市也并不包括美国的城市,未来就算赴美国的旅游签证比较繁琐,对港人的出游也影响不大。

  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用一句话形象概括:“美国对港的旅游优惠无从说起,连免签证都从来没给过。”

  制裁官员更是同样情况,没有细则,内容模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东升告诉谭主,从此次的制裁方式可以看出,对于香港问题,美方几乎无牌可打。

  也正像一家美媒对该发布会的评价:“雷声大雨点小”

  美国为何乐此不疲“关心”香港?

  美国部分政客对香港的“关心”由来已久,威胁的手段多是经济,打的旗子多是人权。